飞鹤奶粉中国销量遥遥领先-星飞帆奶粉、臻稚有机奶粉
您所在位置:婴童品牌网 > 孕婴童行业资讯 > 孕婴童研究 > 行业品牌扎推IPO 新消费这把“火”烧到了婴童护理

行业品牌扎推IPO 新消费这把“火”烧到了婴童护理

婴童品牌网  发布时间:2022-11-3 14:52:56  浏览量:4162
摘要:新消费的故事,在婴童护理赛道又一次上演。随着多家企业开启IPO进程,婴童护理这个细分领域受到广泛关注。

新消费的故事,在婴童护理赛道又一次上演。随着多家企业开启IPO进程,婴童护理这个细分领域受到广泛关注。

c5f21b4fd454df5ab7c6e3bf0c4fb179_1667371655.jpg

近日,成立于2014年的宝露泰奇(blue-tech)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IPO申请。其专注于婴童个护领域,主打山茶油保湿霜、山茶油乳液、山茶油二合一洗发水和沐浴露等婴儿护肤品和洗浴用品。在2021年,宝露泰奇总收入为665.55万美元,同比增长114.91%。

而在此之前,A股市场也迎来了一家拟IPO的婴童护理用品企业。润本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深耕家居个人生活领域,目前已形成驱蚊产品、婴童护理产品和精油产品三大核心产品系列。其婴童护理系列产品在2019-2021年的销售额分别为0.85亿元、1.44亿元和2.17亿元,增速十分可观。

除此之外,上海上美也在冲击港股IPO,其旗下红色小象近年来已经成为婴童护理赛道头部品牌,2021年营收规模达到8.71亿元,已经成为上美集团旗下仅次于韩束的第二大品牌。

从这些企业招股书中可以发现,婴童护理赛道成长性可观。在这个市场上,消费升级趋势甚至抵消了新出生人口下滑的冲击,并成为近年来化妆品赛道增长最快的细分市场。

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新消费故事又一次重演。与很多新消费故事一样,短暂的红利期随时可能过去,婴童护理品牌们仍然面临着诸多考验。

那么问题来了,婴童护理赛道,能诞生出下一个“印钞机”吗?

逆势增长,婴童护理走向消费升级

在过去5年间,出生人口锐减始终是悬挂在母婴行业头上的一把利剑。

数据来看,在放开“二胎”之后,新出生人口在2016年达到1786万的短期高峰。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持续数年的下滑,到2020年新出生人口仅1200万,而在2021年,这个数字再次下降至1062万元。而根据此前抽样统计数据来看,2022年新出生人口数量或将跌破千万。

新出生人口数量的大幅下滑,对于母婴行业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不过,我们同时也可以看到,对这几个即将上市的婴童洗护用品品牌来说,出生人口数量的下滑在一定程度上被消费升级趋势对冲。

从润本股份招股书来看,其婴童护理产品系列产品毛利率一路从2019年的47.93%提升至2021年的59.93%,毛利率水平和增长幅度已经超过原有驱蚊系列产品。而这主要来源于产品结构优化带来的销售单价的提升,其婴童护理产品单价从2019年的每款4.76元提升至2021年的5.89元,提升幅度高达23.74%。

这种情况并不仅仅发生在润本股份一个品牌身上。已经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的上海上美,旗下的婴童护理品牌红色小象近年来毛利率也由2019年的65.2%提升至2021年的68.8%。从2021年数据来看,红色小象已经超过主品牌韩束,成为了上海上美毛利率水平最高的品牌。

更为重要的是,毛利率提升并没有阻挡这些婴童护理品牌收入的增长。以润本股份为例,其在2020 年和2021 年,婴童护理系列产品销售收入分别增长 68.78%和50.75%。而宝露泰奇虽然毛利率相对较低,仅为48%,但其婴童护理业务营收从2020年的95.02万美元提升至2021年的329.27万美元,同比增长246.51%。

目前来看,润本股份婴童护理业务与上海上美旗下的红色小象,其毛利率水平已经达到甚至超过一般护肤品品牌。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理解婴童护理赛道崛起背后的逻辑呢?

新消费故事在婴童护理赛道重演

长期以来,婴童护理用品市场并不是一个空间巨大的市场。但是,与新出生人口数量持续下滑的趋势相反,这个市场规模仍在持续扩大。

根据上海上美招股书,2021年化妆品市场规模达到了9468亿元,其中母婴护理品市场规模仅535亿元。但是这个市场却是化妆品市场增长最快的细分领域,2015-2021年复合年增长率为15.1%,超过了护肤品市场年均14.7%的增长速度。

由于市场空间较小,婴童护理用品市场竞争强度并不激烈。根据欧睿报告,在2015年之前,婴童洗护市场市占率TOP始终被强生、青蛙王子、贝亲、郁美净、孩儿面、好孩子等老品牌所占据。

而从2016年开始,红色小象、启初开始闯入前十,正式开启了这一轮婴童护理用品消费升级浪潮。

实际上,从2014年开始,婴童洗护用品市场集中度就出现了显著下降。到2020年,CR10市场集中度已经从2011年的59.2%下降至30.1%;CR5市场集中度由2011年的48.9%下降至19.3%。

这些新品牌的崛起,一方面借助于电商新兴渠道的兴起。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在2015-2021年期间,母婴护理用品线上渠道零售额复合年增长率高达30.1%,远超同期线下渠道5.5%的销售额。这也是国内化妆品行业的根本趋势,而润本股份和上海上美线上销售额占比均超过70%。

另一方面,近年来社交媒体平台的爆发,也给了众多新型婴童洗护品牌切入市场的机遇。如babycare、兔头妈妈、十月结晶等新消费婴童洗护品牌通过小红书、微博、抖音等社交平台投放营销,在年轻一代新父母群体中实现了较大声量。

而更为重要的是,这些新消费品牌的确更“新”。具体来看,如牢牢占据国内婴童洗护品牌第一位的强生,其主打产品婴儿爽身粉已经有百年历史,也曾陷入“致癌”风波,但国内仍在继续销售。其他如青蛙王子、皮皮狗、郁美净更是国产化妆品起步之初的“元老级”品牌,其产品也相对较为初级。

而新消费品牌在把握婴童护理市场需求上确实更为出色,如针对婴儿敏感肌肤推出的舒缓霜、抗敏产品、手口湿巾以及针对婴儿防晒的专门产品,都是原有老品牌们罕有布局的领域。

目前来看,在婴童护理用品市场,国际品牌影响力正在下降,而国内新品牌们正在迅速崛起,当前市场上并无绝对的霸主出现,而这正是国内婴童洗护品牌崛起的良机。

成为“印钞机”之前,婴童护理品牌仍需跨过三座大山

从目前的婴童洗护用品市场来看,除上海上美的红色小象和上海家化的启初之外,其他新消费婴童护理品牌规模较小,仍需要较长时间来成长。而在这个过程中,这些新消费婴童护理品牌仍然需要迈过三座大山。

第一座大山就是产品质量。相对于成人,婴儿和幼童肌肤更加敏感,因此需要更加安全、无刺激的配方,这也是婴童护理品牌最核心竞争力。

前面提过,强生旗下畅销百年的婴儿爽身粉由于被质疑“含有石棉”或致癌,在国外被大量下架。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知名好莱坞影星创立的健康母婴产品The Honest Company上,这个一个标榜纯天然的品牌,但最后却被发现掺杂了非天然甚至是合成的配料成分,更有机构检测出其洗衣液产品中甚至含有“十二烷基硫酸钠”这种有较大刺激性的化学制剂。

而第二座大山就是品牌营销。目前来看,婴童护理用户市场处于新旧品牌同场竞技的阶段,但新消费品牌们普遍缺乏广泛的品牌影响力,需要解决消费者的信任问题。

在这方面,新消费品牌也做出了不少举措,如上美集团今年4月上市的婴童功效护肤品牌newpage一页,创始人是儿科专家和前宝洁首席科学家,以此为新品牌背书。而在营销上,小红书抽检类评测、母婴大V合作都已经成为了新消费品牌常用的营销手段。

而第三座大山就是研发能力。国内化妆品品牌虽然都在强调自身产品成分和功能,但在研发能力上却并不突出。如准备上市的敷尔佳,2021年一季度末研发人员仅两名。在婴童护理领域同样如此,宝露泰奇多款产品由外部机构广州邦朵生物科技研发,自身研发团队仅有5人。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新消费婴童护理品牌们的真实写照。不过,随着婴童护理用品行业政策越发趋严,这些新品牌自身必须具备足够的研发能力,才能在市场上立足。

固然,国内婴童护理用品赛道依然向好,从长远看更是有着深厚发展潜力,但品牌的打造依然任重道远。这条黄金赛道能否诞生出下一个“印钞机”,依然值得期待。

关键词标签:婴童护理,婴童洗护,婴幼儿洗护用品
孕婴童行业资讯推荐
网友留言
暂无留言
在婴童品牌网请文明留言,共建绿色、健康的互联网环境。
特别提示:
·如本网部分转载之资讯、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本网发布该文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国婴童品牌网联系。
·凡本网原创稿件,版权归本网所有,其他媒体(包括网络媒体和传统媒体)转载时须在明显位置注明信息 来源:婴童品牌网www.01baby.com。
婴童品牌网旗下城市站: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河北 石家庄 广东 广州 汕头 深圳 江苏 南京 苏州 浙江 杭州 宁波 安徽 合肥 福建 厦门 漳州 湖北 武汉 江西 南昌 山东 济南
 青岛 河南 郑州 山西 太原 湖南 长沙 海南 四川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贵州 云南 陕西 西安 甘肃 青海 内蒙古 广西 西藏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