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鹤奶粉中国销量遥遥领先-星飞帆奶粉、臻稚有机奶粉
您所在位置:婴童品牌网 > 孕婴童行业资讯 > 孕婴童研究 > 四万亿孕婴童市场 为何长不出电商巨头?

四万亿孕婴童市场 为何长不出电商巨头?

婴童品牌网  发布时间:2022-7-27 10:46:13  浏览量:2813
摘要:复盘以往的垂直电商,共性正是依靠资本输血,快速走上扩张之路,拉高估值和销量,风光一时。最后,没有深厚的产品、职能壁垒,也无法提供差异化消费体验和额外价值的垂类电商,终局只会是从云端跌落。

“垂直零售平台一定死掉,当然也可以卖掉”,做3C垂直电商起家的刘强东早年的判断,正在一点点应验。

近日,蜜芽官方宣布即将停止APP服务,具体时间定于今年9月10号。关停的理由是“用户的购物习惯已经发生改变”。

曾经风光无限的蜜芽,当时估值近百亿,吸引了红杉资本、真格及百度等知名机构,连续三年登上胡润全球独角兽榜,最终走到了黯淡离场的一步。

放眼整个母婴行业,蜜芽的离场并不意外。从红孩子、到贝贝网、再到宝宝树,母婴垂类电商无一不以失败告终。

当一个行业不停有人闯入却没有人能站稳头部时,我们不能将其简单归为行业的自然更替,其背后的深层因素才是值得我们深挖的关键点。

事实上,母婴电商节节败退的背后不光和行业本身天然重线下的特性相关,也和消费者不断迁徙的消费习惯、来自手握综合电商直播电商的激烈竞争有关联。

本文将复盘母婴垂直电商的发展历程,分析为什么母婴电商乃至垂直电商都很难长成巨头。

母婴电商没巨头

1999年被普遍认为是中国的电商元年,阿里巴巴、当当、携程都成立于这一年。

这一年,中国*母婴垂类电商乐友也诞生了,只不过当时互联网普及率不够高,乐友采用的是“网上商城+邮购目录+线下门店”的销售方式。

乐友邮购目录的模式也被后来的红孩子所借鉴。

成立于2004年的红孩子,是一个自建物流、在全国各地建分公司的B2C网站。

尽管以母婴产品起家,但红孩子的风头一度盖过了京东、当当等网站,是母婴垂类电商的领头羊。据统计,2007年红孩子销售额达到1.75亿,是当当和亚马逊中国之和。

好景不长。2010年以来,京东、当当网也开始涉足母婴行业,京东很快取代红孩子成为母婴B2C行业的位置,当当网超过3000万的月销量也红孩子望尘莫及。

竞争对手来势汹汹,红孩子在此时却忙于发展女性购物平台,开启业务多元化路线。此后,红孩子走上了下坡路,2012年以6600万美元卖身苏宁易购。

红孩子的败退可以归为两点:一、失去平台业务的聚焦定位,二、忽略了竞争对手的挑战。

那么母婴电商规避这两个因素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也不是。红孩子之后,后来者在业务上尝试做大做深,也动用资本的力量积极参与平台竞争,依然节节败退。

2014年以来,二孩政策放开,资本涌入母婴市场,行业欣欣向荣。

数据显示,2014年到2019年,我国母婴电商共计融资133.1亿元,其中贝贝网和蜜芽拿下了大头,他们也是红孩子之后的领军人物。

2015年,已经实现三轮融资的蜜芽宝贝发起过价格战:以日本原装进口花王尿不湿NB90产品为例,京东售价138元,天猫国际售价110元,蜜芽只需要78元。

不缺资本加持的蜜芽在2016年估值达到了百亿元。

为巩固护城河,蜜芽从母婴垂直跨境电商业务,扩展成线上零售、线下体验及加盟、自有品牌和婴童产业投资四大业务板块,全渠道销售。

蜜芽,尝试过社交电商、入局过儿童娱乐市场,贝贝也尝试过社交电商,推出过特卖平台,都在本领域深耕,最终都没有逃脱走向黯淡的命运。

2020年,贝贝集团旗下多个业务传出了大面积裁员的消息,2021年,在贝贝集团总部杭州,数百家供应商围攻讨债,贝店拖欠商家1.4亿元的事情也被曝光。

蜜芽也将于2022年9月10日停止蜜芽App服务,此后会专注于自有品牌兔头妈妈的运营。

贝贝网和蜜芽宝贝的败退只是母婴垂类电商众生相的一个切面。

2019年,母婴之家就被爆出疑似经营异常,注册地址人去楼空。曾经被称作港股“母婴行业第一股”的宝宝树,多年以来营收和利润缩水,最终转型广告业务,母婴电商反而成了副业。今年,森马服饰主动剥离请贝全部股份。

众多头部母婴电商平台“你方唱罢我登场”,却没有哪个领军企业能够屹立不倒。

这和母婴行业这一万亿大市场形成鲜明对比。根据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母婴消费规模达3.5万亿元,到2025年中国母婴市场规模将达到4.7万亿元。为何偌大的母婴市场,养不出一个垂类电商巨头呢?

为什么母婴电商跑不出来?

母婴电商平台发展受限和以下三个原因相关。

1,母婴行业天然重线下,电商天花板有限。

家长在挑选母婴产品时会格外注重产品品质,宝宝常用的服装、鞋帽、玩具,家长只有看得见摸得着才放心购买,这是线上渠道难以媲美的优势。

母婴产品已经在线上渠道卖了近20年,线下母婴店、商超等仍是母婴产品的主要销售渠道。2021年,母婴线下消费占比达66.2%,到2025年中国母婴线上消费规模占比才将达到39.0%。这对垂类电商来说,能吃到的红利相对有限。

2,模式具有局限性。

母婴电商的两个显著特点是,客户群体不大且生命周期短,商品的品类少。

这就决定了母婴垂类电商流量有限,与品牌的议价能力相对较弱,也很难形成综合电商那样的飞轮效应。

反映到经营成果上就是高销售成本、高维护成本、低效率、盈利难,因此需要外部融资输血。

外部融资的内在要求是电商的人群扩大、销售额增长、盈利增长,母婴电商为了扩张导致口碑一落千丈的例子并不鲜见。

比如2017年,蜜芽推出的plus会员制度,这一会员体系包括三个等级,想要达到一定的标准就需要不断地做业绩和拉人头,这一模式与传销相似,因为也被外界认为在打传销擦边球。

也有媒体报道贝贝网涉嫌泄露用户信息,导致用户被欺诈的事件。

如上文所述,母婴产品对信任的要求更高,一旦平台风评变差,将失去消费者的信任。

3,母婴电商有综合电商和内容平台等劲敌

2021年2月,母婴用品人群购物渠道活跃渗透率TOP10 APP分别为手机淘宝、拼多多、京东、闲鱼等,前十名中没有出现任何母婴电商平台的身影。

在淘系、京东和拼多多占据近9成电商零售市场份额的当下,母婴垂类电商被分流过于严重。数据显示,48.3%的消费者通过线上综合电商平台购买母婴商品,已经超过了母婴垂直电商的39%。

此外,内容平台也是母婴用品人群最花费时间的渠道,平均每月在“刷内容”上花费40个小时,远超购物和垂类渠道。

这类内容平台不光有流量,还在尝试打通种草到交易的闭环,吸引母婴品牌在平台上开设自有店铺。

直播电商这一流量巨大,交互性更强的渠道,也是母婴品牌的选择。

母婴垂类电商也有防御措施,比如转型做社区、做内容,但做专门的社区电商APP需要养技术开发团队,做内容也非常烧钱。抖音快手拥有的内容、流量、闭环优势,势单力薄的母婴电商无法相提并论。

当流量、内容都牢牢把握在巨头手中时,母婴电商没有抢蛋糕的能力。

流量少,流量贵是当前的互联网行业特点。母婴电商的生存状态不是个例,整个垂类电商市场都是如此。

03、垂类电商众生相

2010年,华平投资的合伙人黄若说:“过去十年电商主要是平台的成功,但未来十年属于细分市场”。

彼时,垂直电商正处于大爆发阶段。

乐蜂网、凡客诚品、唯品会、聚美优品崛起。好景不长,在综合电商、直播电商势力范围下,垂类电商没有挣扎多久。乐蜂网停运、凡客诚品跌落神坛、网易考拉被收购、聚美优品销声匿迹。

垂类电商生存难是不争的事实。

普遍认为,垂类电商中过得还不错的有得物、唯品会和闲鱼。

其中得物和唯品会2021年零售电商GMV分别为800亿元和1900亿元。阿里旗下的二手交易平台闲鱼也有不俗的规模,早在2020财年GMV就已经突破2000亿元。

其实,这些严格意义上,算不上垂直电商。

得物主打潮流,闲鱼主打闲置,唯品会主打品牌特卖,这几个特点限制的都不是品类的丰富度。万物皆可潮流、可闲置,唯品会卖的也不止衣服,他们的赛道要比只做母婴或者美妆、鞋的垂直电商宽得多。

但我们可以从这几家电商中获取一些启示。

1,活得不错的垂直电商普遍处于规模较大的赛道,与综合电商在竞争的同时又可以互补。

比如,唯品会专注于帮品牌消化库存回笼资金。闲鱼有助于消费者商品流转,再次消费。得物又有品牌真假鉴定这一货架电商并不具备的优势。

因为定位职能差异化,除了商品之外还提供了额外的价值,这类垂直电商并没有被综合电商吞噬。

2,电商需要有纵向深耕供应链的能力,为用户提供差异化的服务体验。

唯品会一直专注“特卖”模式,在全球范围内建立办公室、国际货品仓、海外自营仓储,丰富了货源。消费体验上,和顺丰合作,物流速度快,会员可以免邮费退货。

同样专注于品牌特卖的爱库存,则多次陷入售假风波。《2020年(上)中国电子商务用户体验与投诉监测报告》中显示,爱库存综合指数低于0.4,获“不建议下单”的购买评级。2020年上半年期间,爱库存共获7次消费评级,均为“不建议下单”。

3,在核心品类稳定之后,可以逐渐向相关品类拓展,做专业领域内的综合性平台,增加流量来源。

例如,孔夫子旧书网的核心品类依然是二手书,其平台产品已经向与二手书属性相关的团购书籍、文玩等品类拓展。

垂直电商要么受众小,要么品类少。对垂直电商来说,比流量更重要的是转化率和复购率,而烧钱只能挤出去没钱的竞争者,烧不来用户持续的忠诚度。

复盘以往的垂直电商,共性正是依靠资本输血,快速走上扩张之路,拉高估值和销量,风光一时。最后,没有深厚的产品、职能壁垒,也无法提供差异化消费体验和额外价值的垂类电商,终局只会是从云端跌落。

关键词标签:母婴电商,孕婴童市场
孕婴童行业资讯推荐
网友留言
暂无留言
在婴童品牌网请文明留言,共建绿色、健康的互联网环境。
特别提示:
·如本网部分转载之资讯、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本网发布该文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国婴童品牌网联系。
·凡本网原创稿件,版权归本网所有,其他媒体(包括网络媒体和传统媒体)转载时须在明显位置注明信息 来源:婴童品牌网www.01baby.com。
婴童品牌网旗下城市站: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河北 石家庄 广东 广州 汕头 深圳 江苏 南京 苏州 浙江 杭州 宁波 安徽 合肥 福建 厦门 漳州 湖北 武汉 江西 南昌 山东 济南
 青岛 河南 郑州 山西 太原 湖南 长沙 海南 四川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贵州 云南 陕西 西安 甘肃 青海 内蒙古 广西 西藏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