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迪熊纸尿裤-德式泰迪熊 赋爱新生

 · 孕婴童行业资讯

中国婴童品牌网
您所在位置:婴童品牌网 > 孕婴童行业资讯 > 婴幼儿奶粉 > 郴州儿童医院“大头娃娃”案浮出 倍氨敏采用退一赔三的方式赔偿

郴州儿童医院“大头娃娃”案浮出 倍氨敏采用退一赔三的方式赔偿

婴童品牌网  发布时间:2020-5-15 9:05:49  浏览量:3167
摘要:湖南郴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卫健委回应记者关于郴州市儿童医院医生开处方推荐购买“倍氨敏”事件的处理进展,事件定性为虚假宣传,已对涉事企业下达处罚决定书;企业将联合医院按退一赔三的方式向受害者家属赔偿,已安排患儿进行体检,涉事医生停职一年。?

  5月13日,湖南郴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卫健委回应记者关于郴州市儿童医院医生开处方推荐购买“倍氨敏”事件的处理进展,事件定性为虚假宣传,已对涉事企业下达处罚决定书;企业将联合医院按退一赔三的方式向受害者家属赔偿,已安排患儿进行体检,涉事医生停职一年。

timg.jpg

  多位患儿家属向记者表示,患儿体检是家属自费,部分家属和卫健委未就患儿的健康影响达成共识,后续治疗和营养费用未获赔偿。

  郴州排查婴幼儿配方乳粉

  舒儿呔、倍氨敏涉虚假宣传系检查重点

  5月13日晚22时许,郴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消息称,该局当天引发《关于开展婴幼儿配方乳粉经营行为规范专项排查整治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将从2020年5月开始至7月底结束,在全市范围内开展婴幼儿配方乳粉经营行为规范专项排查整治工作。

  《通知》称,排查整治工作以主要从事婴幼儿配方乳粉经营业务实体经营者、入网经营者及网络交易第三方平台提供者等为重点检查对象,以经营婴幼儿配方乳粉的商场超市、批发市场、母婴店等为重点检查场所。《通知》表示,对婴幼儿配方乳粉经营者及其经营产品实施全面监督检查,严厉整治刮码贴标、标签标识不规范、虚假宣传等风险隐患。

  其中包括,重点对前期发现涉嫌虚假宣传的“舒儿呔”“倍氨敏”等系列固体饮料开展排查,检查是否存在虚假宣传违法行为,一经查实依法严厉打击。

  检查内容则包括资质条件、进货查验、产品追溯、过程控制、标签标识等方面。其中,标签标识检查包括,重点查看网络交易第三方平台和经营者销售的产品包装及标签标识是否完好清晰,是否与注册证书内容保持一致。标签、说明书、宣传资料是否含有虚假和夸大宣传、涉及疾病预防和治疗功能内容,是否有明示或暗示产品有益智、增强抵抗力或者免疫力、保护肠道等功能性表述。查看进口产品是否有中文标签,是否与原标注信息一致,是否直接印制在最小销售包装上等。

  涉事医生被停职1年

  今年3月30日,有十几位家长在“问政湖南”上发表《郴州“大头娃娃”父母们联名请求政府处理郴州假奶粉事件》的“联名信”,称2019年郴州发生一起“大头娃娃”奶粉事件,“全因郴州儿童医院医生向患儿推销奶粉所致”,涉事产品是一款标称山东梵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郴州益信康食品贸易有限公司总代理的一款名为“舒儿呔”的固体饮料。

  据患儿家长李玉(化名)回忆,2018年10月,他带着3个月大的儿子小凯(化名)到郴州市儿童医院小儿消化科看病。在排除肠梗阻问题后,医生陈雪梅确诊小凯患有牛奶过敏,并告知李玉孩子不能吃普通奶粉,只能吃氨基酸奶粉(通常为针对过敏患儿食用的一种特医奶粉)。

  “确诊后,陈雪梅医生给了我一张单子,在氨基酸奶粉舒儿呔几个字下面画了一条线,并说这个奶粉效果比较好,一年内不要更换。她还说院内便民药房有卖,医院对面的妈仔谷母婴店也有卖,但很多家长反映母婴店要比院内便宜10块钱,因此建议我们到母婴店去买。”李玉说,“到了妈仔谷母婴店后,我们拿着单子给店员,对方看了单子后面的医生笔记,就说你们是儿童医院推荐来的,还说这个产品(舒儿呔)卖得好,味道也好,并声称产品是奶粉。”

5eeb-itriats0150575.png

患儿家长李玉(化名)向记者提供的其他家长保留的医生处方笺。

  李玉说,这款“舒儿呔”产品中途更换过一次包装,在换装前,产品包装正面并没有“固体饮料”字样。再加上是专业医生推荐,因此包括他在内的很多家长并没有对产品资质产生怀疑。这一点也得到了其他家长的证实。

  然而在小凯食用“舒儿呔”2个多月后,李玉发现孩子的过敏症状稍有缓解,但却出现了很多异常行为,如面无血色、喜欢用头撞墙、头发少、颅骨比较大、没有力气、到一岁多仍不会走路,这些特征在家族里其他孩子身上从未发生。

  2019年9月,李玉带着小凯到郴州市儿童医院检查身体,结果显示小凯的智力发育水平相当于13个月的智龄,而当时小凯已经有14个月大了。小凯20个月大的时候,李玉再次带他到医院体检,结果显示孩子智龄只相当于17个月,语言发育落后,智力发育迟缓。

f221-itriats0149879.jpg

患儿小凯(化名)的智力测试结果。家长供图

  另据上述“联名信”中的家长反映,郴州儿童医院医生长期联合医院院内便民药房(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在网上公开道歉回复中声称为私人药房)和位于该院对面的妈仔谷母婴店,将“舒儿呔固体饮料”作为“特殊医学用途配方粉”销售给前来该院就诊的牛奶过敏体质患儿,并借以医生权威,使患儿长期将此款固体饮料作为唯一续命食物来源。致使患儿营养不良,部分患儿身高、智力、行动能力明显落后普通儿童,严重的还存在不同程度的脏器损伤。

  针对“联名信”中反映的问题,郴州市市场监管局于今年4月16日回复称,经调查核实,“舒儿呔”系列固体饮料郴州总代理商为郴州益信康食品贸易有限公司,该公司印制处方笺和宣传单,明显误导患儿家属,使其认为该产品是专供婴幼儿食用的特殊食品“婴幼儿配方乳粉”或者“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患儿家属带患儿到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童医院看病时,该院个别医生使用益信康公司印制的上述处方笺和宣传单,并推介患儿家属到便民药房或者母婴店购买“舒儿呔”系列固体饮料,给有过敏等症状患儿食用。

  据湖南郴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市卫健委5月13日最新回应,郴州市儿童医院“大头娃娃”假奶粉事件中的涉事医生被停职一年,事件定性为虚假宣传,涉事企业将联合医院按一赔三的方式向受害者家属赔偿。

  家长尚未拿到赔偿

  李玉告诉记者,郴州市市场监管局、卫健委的上述处理结果早在2019年底就已下发,但无论同意赔偿协议的家长还是未同意的家长,至今均未拿到这笔“一赔三”赔偿。对于未赔偿理由,李玉得到的消息是涉事经销商郴州益信康食品贸易有限公司老板身患重病,加上赔偿金额巨大,一直在筹钱。

  目前,李玉购买“舒儿呔”产品累计花销达2万余元,在退货并按照“一赔三”赔付后,厂家仅对李玉一人的赔偿款就达8万余元。而在“舒儿呔”家长维权群里,跟李玉有同样遭遇的家长多达70余名。

  李玉说,早在2019年7月,央视(实为人民日报)就曾对山东梵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另一款固体饮料冒充特医奶粉事件进行过曝光。看到报道后,有部分购买“舒儿呔”产品的家长去相关部门投诉,但没有结果。2019年10月,李玉知道产品存在问题后便去有关部门投诉,进而认识了其他受害患儿家长。

  2019年12月,郴州市卫健委安排湘南学院附属医院对患儿进行了体检,但据李玉回忆,这次体检是家长自费的,且当时医院只检查了常规项目,并未对孩子发育迟缓等其他异常进行检查。“我当时问医院为什么不检查其他项目,医院称是上面的安排。”

  围绕该事件,2020年3月30日,郴州市市场监管局以消协名义牵头组织了一次座谈会,参会方包括市市场监管局、消协、卫健委、湘南医院人员以及20多名患儿家长代表。在这次座谈会上,李玉等家长代表提出重新对孩子进行体检,且体检结果要经过专家论证,如实反映与“舒儿呔”产品的关联性。

  “市卫健委的那名代表说,会把我们的诉求反映给领导,会组织体检。消协代表说会再跟商家协商,提高赔偿标准。市市场监管局还说会对类似问题进行全市拉网式排查,但直到现在也没有结果。如果那次会议之后进行了拉网式排查,也就不会出现这两天的永兴县大头娃娃事件了。”李玉说。

  “目前没有人跟我们联系,没有道歉,没有赔偿,也没有组织新的体检,都是我自己带孩子去体检。”另一名患儿家长张启明(化名)向记者称。

  5月14日,郴州市市场监管局办公室人员针对上述问题回复记者称,“舒儿呔”固体饮料的主要问题在于以特医食品的名义进行虚假宣传,该局已对涉事经销商出具了处罚告知。患儿家长们要求再次体检,但由于“人员多,比较复杂”,目前体检和赔偿还在协调过程中。对于去年年底就协商下来的赔偿方案,涉事经销商为何迟迟不履行,该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要问专案组”。

  “舒儿呔”已启动召回

  对于“舒儿呔”产品品牌方山东梵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否存在责任,郴州市市场监管局方面5月14日回应记者称,由于该公司不在辖区范围,因此该局仅对涉事经销商郴州益信康食品贸易有限公司进行了处罚。至于梵和公司有没有问题,需要等调查专案组统一回复,目前调查结果因疫情影响还没有出来,但梵和公司已对“舒儿呔”产品进行了召回。

  据多名患儿家长向记者证实,“舒儿呔”产品中途更换过一次产品包装。换装前,其产品包装正面仅有“氨基酸营养配方粉”几个字,没有“固体饮料”标志,且有“为蛋白质过敏人群提供营养支持”的文字提示。此外,该固体饮料在铁罐包装形式、规格(400g)及售价(338元/罐)上,均与正规特医奶粉相仿。

e599-itriats0148876.jpg

涉事产品“舒儿呔”。家长供图

  业内人士判断,这种产品包装存在一定的误导,涉嫌违反食品安全法及预包装食品相关规定。截至发稿,记者根据公开电话尚无法联系上山东梵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和郴州益信康食品贸易有限公司。5月14日,记者就相关问题试图联系栖霞市市场监管局,该局让记者联系执法大队,但电话无人接听。

  事实上,在郴州市“舒儿呔”大头娃娃事件发生前的2019年7月,山东梵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旗下“雅乐迪”固体饮料就被人民日报曝光存在冒充特医奶粉的问题。报道称,山东梵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位于山东烟台栖霞市,当地监管部门当时回应称,梵和公司不具备生产配方粉的资质。鉴于其部分产品质量不合格以及产品包装虚假宣传,依据相关法律,市场监管部门已对其进行了行政处罚,没收12种违法生产经营的食品以及标签不合格预包装食品包装罐,并处罚款45.6万元。

  2019年7月30日,山东梵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对其生产的“舒儿呔”“腹安宝”“敏安宝”等13款相关批次产品启动三级召回,理由是产品标签不符合食品安全法规定。 

12b0-itriats0148273.jpg

山东梵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召回公告

  2019年8月2日,山东梵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对2018年4月30日—2019年7月25日期间生产的“舒儿呔”产品进行召回,理由是产品不符合食品安全法相关规定。紧接着在2019年8月6日,该公司再次对包括“舒儿呔”在内的13款产品下发召回文件,理由是“还有相关不合格批次产品在市场上擅自销售,希望各级经销商积极配合” 。

关键词标签:舒儿呔,倍氨敏,虚假宣传,特配粉,大头娃娃
孕婴童行业资讯推荐
网友留言
暂无留言
在婴童品牌网请文明留言,共建绿色、健康的互联网环境。
特别提示:
·如本网部分转载之资讯、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本网发布该文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国婴童品牌网联系。
·凡本网原创稿件,版权归本网所有,其他媒体(包括网络媒体和传统媒体)转载时须在明显位置注明信息 来源:婴童品牌网www.01bab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