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鹤奶粉中国销量遥遥领先-星飞帆奶粉、臻稚有机奶粉
您所在位置:婴童品牌网 > 母婴育儿资讯 > 热点 > 孩子熬夜写作业 青春期被“钉”在了书桌前

孩子熬夜写作业 青春期被“钉”在了书桌前

婴童品牌网  发布时间:2019-11-4 14:39:29  浏览量:3356
摘要:无论是看起来像小怪兽的孩子还是安安静静的孩子,他们的内心仍然是一个脆弱的孩子,他所表现出来的强悍、出格背后也许藏着的是更多的惶恐和不知所措。

  上周,初二学生沈峰刷新了自己的熬夜记录,因为周四要考地理,沈峰周三晚上11点半完成作业后,又复习地理两个小时,上床睡觉时已经是凌晨1点半。

  第二天,顶着两个黑眼圈上学的沈峰第一次考出了比同桌高的成绩。

  “这大概是孩子上了中学、进入青春期以来,我印象中唯一一个晚上,一家人没有因为抢手机、玩游戏、催促学习而大呼小叫。”沈峰的妈妈刘湘说。

  刘湘所说的“唯一”,多少有些夸张,不过,沈峰绝不是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遇到的唯一一位因为写作业而熬夜的青春期孩子。

  孩子熬夜写作业 青春期“怪兽”被“钉”在了书桌前

  在刘湘记忆中,真正感到儿子沈峰的作业多起来是从进入初二年级开始的。

  其实,从进入中学起,沈峰的作业就明显比小学时多了。只不过,刚从“每件事都有老师管着”的小学升入“相对比较自由的”初中,孩子就像脱了缰的小马,即使作业多起来了也要先撒欢地跑够了再说。“有一次我中午到学校给他送书,教室里里外外都没找到他,结果上课铃声响起时,看到他抱着球从外面冲了进来,头上全是汗,衣服也湿透了。”刘湘说。

  白天有足球、篮球和小伙伴“勾着”,晚上有“吃鸡”“王者”及等着一起游戏的“线上”小伙伴“吊着”,再加上青春期突然降临,沈峰就像屁股上长了钉子,在书桌前怎么也坐不住。

  刘湘夫妇对这样的状况有些手忙脚乱,沈峰对自己的变化也有些束手无策。

  彼此不适应的结果就是矛盾不断、冲突升级。“没收过足球、篮球,删除过游戏也没收过手机。”刘湘说,父母越是强势孩子越像个“怪兽”,什么道理也听不进去,后来,沈峰干脆回家就睡觉,不完成作业成了家常便饭。

  最终,初一结束时,儿子的成绩排在了全年级倒数五十名。

  大概是太差的成绩一下子刺激到了沈峰,也可能新升入中学的新鲜劲终于在初一一年释放完毕。升入初二后,沈峰对待作业的态度变了:开始埋头写作业了。

  看到几个月前的小“怪兽”终于回到了书桌前,刘湘非常欣喜。

  但是这种欣喜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因为刘湘发现:孩子写作业的时间太长了,以至于再也没有在晚上11点之前睡过觉了。

  “我最初以为是孩子初一浪费的时间太多,所以,写作业比别人需要更多的思考时间。后来一打听,班里很多同学都是晚上11点以后才能完成作业。”刘湘说。

  虽然教育管理部门对中小学生的书面作业量有严格的控制,明确规定初中生的家庭作业不超过1.5个小时。但是,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在最近的采访中发现,初中生写作业时间多已经是一个很常见的现象。

  “以前的小长假我们通常能带孩子放松一下,玩一天,结果这次孩子说作业多别安排出游了。”一位初二学生家长夏先生对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说,他算了一下3天的小长假,儿子每天写作业的时间为8.5个小时,“孩子就像被‘钉’在了书桌前,不停地写完了这科写那科,好像有写不完的作业。”

  不过,写作业时间长也并不意味着作业量真的大。为此,夏先生向记者展示了最近一个周末孩子的作业:作业包括生物、政治、物理、英语、数学、语文6科共11项作业,“这11项作业中可有不少‘硬货’,”夏先生说,仅数学和物理卷子加起来得有五六份,“虽然老师说这些卷子中有两份是选做的,但是老师还补充了一句:‘期中考试临近,大家抓紧复习’。”

  培训机构的数学牛老师也从一个侧面印证着“中学生作业太多”这个事实,他介绍自己现在主要带的是新升入六年级和初一的学生,原来的学生进入初二后绝大部分都退班了。“要不是学校作业都写不完,我妈哪会放过我,不给我报班呀!”这位牛老师转述了一个退班学生的原话。

  把家当成足球场 青春期巨大的能量总要释放

  持续熬夜对孩子的身体肯定有影响。不过,对于把孩子的学习看得很重的中国家长来说,这种对身体的影响还属于“远虑”,他们还有另一层隐隐的但是迫在眉睫的担忧:那些排山倒海的逆反能在漫无边际的作业面前化解吗?

  青春期的孩子在生理上、心理上面临着急剧的变化,这些变化使得他们的情绪容易波动,再加上巨大的学业压力,他们的情绪随时可能爆发。

  果然。

  被作业拽住没多久,沈峰身体中的那只“小怪兽”又开始作怪了。“每隔20分钟、半个小时他就要从房间里出来一次,或者吃点儿水果,或者上个厕所,更多的是在家里踢足球,有时候是带几脚球,情绪来了甚至来一脚抽射,不久前家里用了10年的挂墙电视被他踢坏了……”刘湘说。

  电视坏了,刘湘决定那块地方就这么空着,“青春期的孩子把哪里都能当成足球场。”刘湘说,但是由着儿子这样,作业完成的时间会拖得更晚,于是,刘湘跟儿子又谈了一次话。谈话的结果是,儿子答应晚上每学习40分钟休息一次,每次休息时间在10分钟左右,也不再在客厅里踢球了,但条件是允许他把足球放在书桌下面。

  从那天以后,儿子每次写作业房间里都会传出脚下扒拉足球的声音,刘湘能通过足球滚动的声音判断儿子写作业的状态:如果滚动的声音平缓、短促、规律,说明儿子正在持续写作业过程中,比较专注、内心平静,滚动足球的动作基本上是下意识的,而且滚动的范围也在桌子底下狭小的空间里;如果滚动的声音突然大了,说明儿子可能遇到了难题、情绪开始急躁了,如果过了一会儿又平缓下来,那么说明孩子遇到的困难并不大,已经解决了;也有特别烦躁的时候,这时候孩子房间里的易碎品可能就要遭殃了,继客厅中的电视被踢坏之后,现在沈峰已经换了第四个水杯了,前面3个都被足球砸坏了。

  不过,这些还不是让刘湘最担心的,刘湘最怕的是房间里没有声音了,“只要安静的时间超过10分钟,儿子一定是睡着了。一旦睡着了再叫起来最起码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可能就又要熬夜了。”

  眨眼、啃手都是焦虑的表现 不能向外释放的时候只能向内

  再怎么谈条件,沈峰的释放还是向外的,其破坏性还是看得见的,但有些孩子始终是静悄悄的,他们一天一天周而复始地熬夜写作业,没有太明显的情绪波动,青春期似乎对他们格外友好。

  叶欣的女儿珺珺就是这样的孩子。

  珺珺升入初中后,随着身体的巨大变化,叶欣知道女儿的青春期到来了。

  但是传说中的“脾气暴躁”“性格古怪”“超级逆反”,这些该有的变化似乎都没有来。叶欣知道自己的女儿偏内向,不太容易自己释放压力,平时还有意识地给孩子缓解压力,每逢周末尽可能挤出半天的时间带孩子去公园转转,或者看一场电影、打一场球,但是,随着学业负担的加重,孩子的作业越来越多,这些活动一项一项地消失了。

  前一段时间,珺珺的学校举行了一次阶段性的考试,考试前两周左右的时间里,珺珺几乎每天都是夜里12点睡觉。

  “孩子那么辛苦地写作业,家长也得陪着呀!”叶欣说。不过,每天都是早晨6点陪到夜里12点,大人也累得受不了了。于是,叶欣和丈夫排了一个“两班倒”:一个人负责早晨6点之前起床给孩子做早饭,另一个人则负责晚饭之后的作业辅导及陪伴,一两天之后两个人调换一次。“我们还能调换一下,孩子可是从始至终一个人坚持着,真心疼呀!”

  考试结束了,珺珺考进了班级的前十名。

  公布成绩那天,叶欣夫妇带着珺珺在餐厅庆祝,叶欣突然惊异地发现,珺珺两只手的食指、中指的指甲参差不齐,特别难看,“看起来是用牙啃的”。

  叶欣静静地观察着珺珺。的确,在那天吃饭的过程中,珺珺每隔几分钟就会不由自主地把手指放到嘴中啃一两下,即使指甲已经很短了也要放在嘴里用牙啃一下。而且,叶欣还发现在这个过程中,珺珺还会频繁地眨眼睛,说着说着就会不由自主地挤一挤眼睛。“她每天回家后除了吃饭就是静静地坐在自己的书桌前写作业,有时候作业多,吃饭的时间都很短。”本来是为女儿庆祝,但是这顿饭叶欣吃得甭提有多难受了。

  “如果排除器质性的问题,从心理学上说,孩子出现频繁眨眼、啃手指等行为都说明孩子内心是焦虑的、有很大压力的。”中国矿业大学(北京)心理健康教育咨询中心主任刘海娟说。

  几乎所有专家都指出,青春期是一个人走向成年的必经之路,因此,它一定会来,而且伴随青春期而来的各种反应也一定会到来。但现实是,这些完全被困在作业当中的青春期孩子,有时连发个脾气都找不到时间。

  当向外的渠道被堵住了,就只能调转方向向内了。当青春期的孩子不能在操场上尽情地挥洒汗水、没有时间在音乐游戏中放松、没有机会在一次次畅谈中松懈自己,那么这些积攒的能量就只能向内释放了。

  长时间处在压力状态下,必然会造成严重的后果,据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和共青团中央国际联络部曾发布的《中国青年发展报告》显示,我国17岁以下儿童青少年中,约3000万人受到各种情绪障碍和行为问题的困扰。而根据广州市卫生计生委日前公布的数据,目前广州登记在册的严重精神障碍患者中,起病年龄小于18岁的占四成。

  “在这个阶段,父母要成为孩子成长的坚实后盾。”刘海娟说。

  这两天网络上疯传着一个视频,在一个中学的运动会上,一个班级的学生拉出了条幅:“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妈快乐”的条幅。之后全班同学齐声喊出“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妈快乐;我妈快乐,全家快乐”的口号,引来现场一片欢笑。

  虽然是一个让人发笑的段子,但是段子背后却是孩子们的辛酸泪。有多少家长眼见着如此辛苦的孩子,仍然还再给孩子加码?

  “孩子最需要父母给予的是支持和包容,青春期的孩子尤其如此。”刘海娟说。

  逃离作业也许只是一种自我保护

  当然,还有一些孩子的青春期似乎没有被作业“困住”。

  已经上初三的宣轩有一个比别人更加“放飞”的初中生活,别人在放松休息的时候他在操场上疯跑,别人回家学习的时候他在操场上打球,别人周末在培训班上课的时候他不是打球就是在摆弄他养的乌龟、蜘蛛、蟋蟀等各种小“宠”。

  宣轩不是不写作业,而是速度很快,他只做会做的,不会做的放一边等着第二天老师上课讲,所以别人3个小时的作业他通常用1个小时。

  但是,宣轩也有一个让家长很着急的毛病:只要到考试前就会高烧一周,烧的昏天黑地,然后参加考试,成绩自然不很理想。“每次要批评他,他总是对我说‘我要是不生病至少还能好好复习10天,成绩肯定会好很多’。”宣轩的妈妈说。

  心理学家指出,这种看似平时“任性”而在关键时刻掉链子,背后隐藏着的是孩子的一种自我保护。心理学上称之为“自我妨碍”,也就是明知自己在一件事上没有全力以赴、会失败而给自己设置的障碍,从而减轻失败给自己带来的伤害。

  孩子是在巨大的学业压力前退缩了。

  无论是看起来像小怪兽的孩子还是安安静静的孩子,他们的内心仍然是一个脆弱的孩子,他所表现出来的强悍、出格背后也许藏着的是更多的惶恐和不知所措。

  其实,大多数孩子内心深处是向好的,他们也许会有一些让人无法理解的行为,但其实他们仍然在努力寻找着正确的方向。就在记者即将结束这篇报道的写作时,突然在知乎上看到这样的一个问题:怎么才能快速走出青春期的悲伤呢?

  一位“过来人”这样回答:“学习。我知道学习特别难,毕竟我自己也做不到,但这已经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法了。”

关键词标签:写作业,青春期
母婴育儿资讯推荐
网友留言
暂无留言
在婴童品牌网请文明留言,共建绿色、健康的互联网环境。
特别提示:
·如本网部分转载之资讯、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本网发布该文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国婴童品牌网联系。
·凡本网原创稿件,版权归本网所有,其他媒体(包括网络媒体和传统媒体)转载时须在明显位置注明信息 来源:婴童品牌网www.01baby.com。
婴童品牌网旗下城市站: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河北 石家庄 广东 广州 汕头 深圳 江苏 南京 苏州 浙江 杭州 宁波 安徽 合肥 福建 厦门 漳州 湖北 武汉 江西 南昌 山东 济南
 青岛 河南 郑州 山西 太原 湖南 长沙 海南 四川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贵州 云南 陕西 西安 甘肃 青海 内蒙古 广西 西藏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