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婴童品牌网
 首页 资讯 商机 企业 品牌 产品 展会 经销商 人物专访 婴童专题 孕婴童招商   中国婴童食品网 中国婴童鞋服网 中国婴童洗护网 
  • 最新母婴资讯
中国婴童品牌网 > 孕婴童行业资讯 > 婴童用品 > 可穿戴设备泡沫的破灭 儿童智能手表呈现颓势

可穿戴设备泡沫的破灭 儿童智能手表呈现颓势

http://www.01baby.com  2016-12-19 14:37:24  中国婴童品牌网
摘要:自2014年以来,儿童智能手表在国内的出货量呈阶梯状上升趋势。当时他表示,行业内已经有人预计,到2020年年销货量会达到5000万台。然而随着可穿戴泡沫的破灭,儿童智能手表这个领域在到达顶峰之前,也已经呈现颓势。到了2016年初,儿童智能手表市场开始洗牌,整体出货量的增速减缓,无数品牌也随之消失在了消费者的视野中。

7073237_4_thumb.jpg

  2014年,一部名为《亲爱的》的电影上映。这部由黄渤主演的电影,讲述了一对夫妻历尽艰险,寻找自己被拐走的儿子的故事。

  片中最打动人的一幕出现在黄渤于派出所找到孩子的场景。面对一个自己不熟悉的男人,惶恐的男孩带着哭腔对民警喊着“把他们抓起来”。镜头一转,心力交瘁的黄渤在派出所的楼梯上无助地嚎啕大哭。

  也许电影制作方的初衷只是提高社会对于打拐话题的重视,但这却无意中唤醒了儿童智能手表这个产品在国内的发展。

  自2014年以来,儿童智能手表在国内的出货量呈阶梯状上升趋势。在2015年9月举行的清科集团“第九届移动互联网投资论坛”上,可穿戴硬件创业公司磁石科技的CEO李志华提到,在2014年,儿童智能手表的总出货量只有几十万台;到了2015年,每个月的出货量就已经达到了这个数字。当时他表示,行业内已经有人预计,到2020年年销货量会达到5000万台。

  这样一个庞大的市场引得无数企业投身其中。有分析数据显示,2015年,国内的儿童智能手表生产商已经超过600家;媒体报道称,仅珠三角地区就有300多家企业加入战团。

  然而随着可穿戴泡沫的破灭,儿童智能手表这个领域在到达顶峰之前,也已经呈现颓势。到了2016年初,儿童智能手表市场开始洗牌,整体出货量的增速减缓,无数品牌也随之消失在了消费者的视野中。目前,市面上仅剩下硕果仅存的一些品牌,其中包括了许多用户耳熟能详的小天才。

  从手机到手表

  “进入儿童智能手表这个行业,对于我们来说是很偶然的一件事情,”优美科技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唐繁告诉记者。

  优美创新创立于2006年,创办之初,它们还叫“优美通讯”。那时候,能够在中东、欧美等海外地区淘金的公司少之又少,但优美创新却是其中的一员。它在当时的主要定位是手机ODM设计制造商,接收诸如沃达丰、Orange等海外运营商的订单。《南都周刊》2012年有关这家公司的一篇报道提到,它们在2011年实现了销量500万台,营收1亿美元的业绩。

  如果一直这样发展下去,优美创新也许会在之后成为又一个国产手机品牌。但一次威尼斯之行,改变了这家公司的发展轨迹。

  威尼斯是世界闻名的水上城市,在当地,市民们的日常出行大多依赖贡多拉小船。不过,这些小船在停泊时往往难以管束,水面上经常会出现船只乱飘的情况。

  “那时候,威尼斯当地的警方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在当地的团队就为他们做了一款GPS追踪器,让他们可以装在船上来进行定位,”唐繁回忆到。

  这个“新业务”新业务的诞生,让优美创新的管理层们第一次出现了转型的概念。他们认为,无论是什么类型的硬件,后台服务才是至关重要的。因此,在GPS追踪器的技术基础上,优美创新推出了一款基于位置的云平台,名叫Wherecom。

  用现在的眼光来看,Wherecom最初的功能还略显简陋。它的交互过程通过发送短信的方式来完成,用户在获得短信中的地点坐标后,再通过电脑来确定位置。不过在那时候,这种功能已经能够满足日常需要。

  最早的时候,Wherecom是一个面向B端的服务方案。它的应用场景包括给交通工具或者野生动物等定位。到了2013年,一次与360合作的机会让优美创新开始将这套方案应用于C端。

  “当时360想要做一款儿童手表,就是后来的360儿童卫士,找到我们来合作,我们做ODM,它们提供软件后台,之后就推出了第一代的儿童卫士,”唐繁说。

  然而在之后的合作中,两家公司在理念上开始出现分歧,主要体现在产品的核心功能上。作为一家做安全软件出身的公司,360希望突出产品的安全性,因此它们希望延续定位功能在产品中的核心地位;而此前一直做通讯的优美创新则认为,既然产品的定位是儿童,那么解决人与人的沟通比定位更重要,应该在产品中加入通讯功能。

  在未能达成共识的情况下,双方分道扬镳。翌年,优美创新就推出了卫小宝品牌,生产儿童手表。

  在谈到那场合作和双方的理念差异时,唐繁依旧有些不平。他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在国内有数千万儿童与父母不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这让沟通问题成为了刚需。

  至于定位,他则认为已经没那么重要。“我们做过研究,在用户购买产品的三个月后,定位功能的使用频率就大大降低,”他说,“而且技术也不可能让定位精准到一两米之内。”

  在自己的产品中,优美创新加入了以Wherecom为基础的定位功能,能够以GPS、LBS、Wi-Fi三种技术进行定位;另外,通讯功能在产品中也得以被保存。唐繁说,卫小宝当时做出来的是市面上最早的定位“儿童电话手表”。

  艰难的市场开拓

  2014年9月,苹果公司正式发布了智能手表Apple Watch。巨头的加入,为可穿戴设备的发展重重地添了一把柴火。

  即便如此,在当时,儿童智能手表依然算是一款超前的产品。并没有许多人意识到它们的价值。起步之初,卫小宝感受到了市场的寒意。

  “儿童手表在那个时候属于一种创新性的产品,其核心在于推广上。”唐繁说,怎么让消费者和经销商接受儿童智能手表,成为了他们最烦恼的一个问题。

  另一个让卫小宝难以开拓市场的原因在于产品的定价。其第一代产品的价格为499元,比当时市面上的儿童手表在价格上要高出一大截,这让顾客更加抗拒。

  唐繁向界面新闻记者描述了他们当时开拓市场时遇到的窘境。“我们找到经销商,向他们介绍我们的产品;但是他们反倒问我们,迪士尼的卡通表也就卖一两百块,我们的产品为什么卖那么贵,”听到这些话,唐繁哑口无言。

  “渠道的引导,是个很艰难的过程,”他表示。

  然而正如本文开头讲的一样,《亲爱的》以及同时期的《失孤》两部打拐题材的电影在震撼人心的同时,也促进了儿童智能手表行业的发展。一时间,出于关心孩子以及恐惧的心理,市面上对相关产品的购买欲望变得空前强烈。

  而之前质疑卫小宝“为什么卖的比迪士尼还贵”的经销商们也改变了犹豫的态度。此前,为了打开市场,卫小宝的工作人员甚至愿意让经销商只入一两只手表,放在柜台上试试水。随着热潮的到来,为数不多的产品被一扫而空。

  之后,经销商们再次找到卫小宝要求提货,但这次他们要的不只是一两只,而是几十只甚至几百只儿童智能手表。

  除了国内市场外,卫小宝也凭借着过往的优势开始开拓海外市场。在海外,它们的产品KidFit在2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始售卖;而Wherecom平台也在欧美,澳洲、东南亚等地开始部署。

  在飞速发展的市场中,卫小宝开始尝到甜头。唐繁说,卫小宝现在每年的销售增速达到100%,全球挂载Wherecom系统的手表也有百万级。

  从兴盛到洗牌

  儿童智能手表的市场教育,以一种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被两部电影完成了。

  到了2015年,除了卫小宝之外,搜狗、乐视、华为等大厂家都纷纷进入了这个行业,希望分得一杯羹。这些公司的进入,推动着行业从萌芽期快步走进了成长期。

  然而这种兴盛不仅吸引了大厂商,行业有利可图的状况也吸引了许多小厂家。这些小厂家大多数集中在深圳华强北等地区,它们生产的产品大多没有品牌,被称为“白牌”。

  唐繁回忆称,在当时,白牌厂家大多以手机制造商为主。“那些做山寨机的厂商,竞争力已经很弱了,有些公司为了去产能,就往这个新的增长点转型。”

  这使得市场的销售数据飞速上升。他估计,在2015年,儿童智能手表的出货量就达到了2000万只,但可能其中的2/3都是白牌货。

  事实上,消费者们对于儿童智能手表的认知程度,确实有所提高。市场调研机构赛诺中国的数据显示,2015年,儿童手表在消费者群体中的品牌认知度达到了44.5%;而在2013年,这个数字只有10%。

  但与此同时,业内对于市场规模的估计却从过低转向了过高。唐繁告诉记者,对于儿童手表来说,目标客户群体就是4岁到12岁之间的儿童;而这部分的人口总额在国内最多也就1亿,对于产品的更新频率也不如手机那么强。

  在实际的产品市场依旧没有大变化的前提下,销售数据和生产数据之间的泡沫开始出现。

  另外,白牌产品的较大比例,意味着市面上的大部分产品都没有品质上的保证。一般而言,在生产手机时,这些厂商只需要将零件拼装起来,就可以出货。

  但是生产可穿戴设备的逻辑与手机并不相同。

  “除了拼装之外,可穿戴设备还加入了连接的环节,这需要厂商将服务器、云等软件加入到设备中并进行后续管理。白牌厂家没有背后的技术,所以制作不出质量达到要求的产品。这个行业本质是有门槛的,做一个原型容易,但是做成熟的产品难度很大,”唐繁说。

  为了解决上述问题,部分白牌厂家选择的途径是找外包服务商,制作一个简单的后台。这样的后果是儿童相关信息的泄密。今年4月,有新闻称,只需花32000元就能买到济南市20多万条1-5岁的婴幼儿信息;央视《焦点访谈》栏目也报道了一些儿童智能手表存在安全隐患,易被黑客进攻的问题。

  为此,人民网刊文称“儿童泄密事件必须一查到底”。

  这类事件的出现让白牌儿童手表成为了一场笑话。“本来是保障儿童安全的,现在反而让他们安全不了了,”唐繁对此也很无奈。

  在供大于求和质量不过关两大问题的影响下,儿童智能手表行业从2016年开始了洗牌。唐繁表示,现在市面上很多白牌已经销声匿迹;他估计,更剧烈的洗牌过程会在明年到来。

  行业的洗牌不仅淘汰了白牌厂家,也让存活下来的大厂家们感受到了压力。如今市场的共识是,只有继续夯实技术基础,公司才能支撑下去。

  在此之外,找到一个正确的发展方向也是卫小宝在当下需要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唐繁向界面新闻记者介绍称,儿童智能手表在产品上目前有几条演化线索,分别是网络制式、技术工艺、屏幕显示、智能性。可能性虽多,但一家公司必须找到一个突破口。

  对于卫小宝来说,视频功能也许是它们未来的重点所在。今年5月,它们发布了一款带有视频通话功能的手表“卫小宝doki”,唐繁说,doki在当时是市面上的第一款视频通话手表,也是它们在通讯上传统的延续。

  在正式推出之前,唐繁表示,卫小宝已经花了一年半的时间调试这款产品。他希望doki能够尽可能地满足家长对孩童的联系需求。

  也有的厂商选择从儿童的角度出发,在手表中加入更多的休闲娱乐内容。但唐繁认为这并不可取。“这还是在用做手机的思维在做手表,不断做加法,但这对孩子的成长真的好吗?”他说。

  尽管洗牌已经开始,但目前市面上仍然有数百家大大小小的智能手表厂商。当下而言,对于这个行业,标准仍未建立,市场上依然充斥着五花八门的产品。因此在营销上,卫小宝也希望能够兼顾线上线下两个渠道,让消费者在体验产品后再做决定。

热门关键词儿童智能手表,可穿戴设备,
分享到:
| 我要评论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网友评论(已有人评论)
  • 暂无评论
  • 暂无评论
用户:    密码:  匿名发表
  • 在中国婴童品牌网请文明留言,共建绿色、健康的互联网环境。
免责声明
·如本网部分转载之资讯、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本网发布该文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国婴童品牌网联系。
·凡本网原创稿件,版权归本网所有,其他媒体(包括网络媒体和传统媒体)转载时须在明显位置注明信息 来源:中国婴童品牌网www.01baby.com。